位置主页 > S佳生活 >要修复破损的关係,我们需要粗糙、跌跌撞撞的真实对话。《在一起

要修复破损的关係,我们需要粗糙、跌跌撞撞的真实对话。《在一起

作者 时间:2020-08-05 阅读次数:906

要修复破损的关係,我们需要粗糙、跌跌撞撞的真实对话。《在一起

《在一起孤独:科技拉近了彼此距离,却让我们害怕亲密交流?》获得2017年Openbook年度好书翻译书奖,我乐不可支,也深感荣幸。

我写下这本书,是因为我看到「人们传简讯但不说话、逃离面对面交谈的机会」这样的问题。并且,许多和我谈过话的人都说,他们只有坐在萤幕前、能够全面性的掌握跟他人的互动时,才能感到安全。

数位科技带来许多令人意料不到的后果,其中之一就是带来「迴避摩擦的人生」。这个概念成为了一种美德──不只是经济和商务往来可以更顺利,如果我们的社交生活有越来越多面向可以透过萤幕完成,那社交生活也可以更加顺畅。

让我讲述一个常被举例为未来可能发生的例子(而且,现在已经有一个app可以做到部分功能了):你在最爱的咖啡店点了一杯客製化的饮料。在前往咖啡店的路上,手机app会告诉你该走什幺路线,才不会遇到前女友或老闆,只会在路途中遇到你的朋友。但是,谁说没有冲突、不会和讨厌的人在路上巧遇,会是好的人生?科技向我们兜售效率,代价是让我们将他人视为问题以及扰乱者。

追求「迴避摩擦的人生」,也导致了一种紧张的局面,这也是我在《在一起孤独》中想探讨的问题。面对面交谈让我们知道,当我们舌头打结、不知道该说什幺时,虽然心理不舒服,但那正是我们对彼此最坦诚相见的时刻。萤幕生活提供让我们能修改自己的想法、不会被打断的可能,我们也可以随性的表达自己的主见,或者在网路上,我们能够表现得更像是理想中的自己、而非真实的自己。这也代表了,虽然我们忙不迭地鼓吹与他人建立连结,实际上我们在做的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策展」。

数位革命打着过去一笔勾消的口号,比如1997年苹果红遍全球的广告词:「不同凡『想』!」当然了,想法与众不同、标新立异是件好事;但还是有些属于过去(甚至是古老的)、关于人生的事情值得被记住。

人生教会我们「在场的重要性」。在我的研究过程中,我最常听到的就是「我宁可打字,也不想说话」。只要有机会,人们就想把社交行为保留在萤幕上。为什幺?因为这样比较不容易受伤。所以除了简讯外,人们不直接找同事讲话,而是发email给他们;跟家人吵架时透过通讯软体,而非在客厅或餐厅;还有,人们也在脸书上追求彼此,他们找到方法避开某种特定的对话──那种对话是开放的、有点令人害怕的。

面对面的交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便是发展亲密关係和同理心,并且能培养合作关係中的生产力、承诺和明确度。

我们得记住同理心和关注之间的关联。人会回馈「承诺」、「支持」和「投入」的感受。当你把手机收起来、和别人交谈时,这个决定是重要的:因为对方会在乎你有否给予关注。同理心便是由此而生,从这种「你不知道别人要说什幺,但你想要知道」的表现中产生。让我们想一想这个经典的研究案例:就算你把手机关机、萤幕朝下放在餐桌上,还是会对谈话产生两个影响。第一,让谈话内容转向更为琐碎的小事(因为没人想在讨论重要的事时有被打断的可能);第二,一起吃饭的同伴会感觉没那幺投入在彼此身上。就连一支关机的手机,都能让我们失去连结。

有大学生告诉我「三人法则」──当你把手机带到餐厅时,如果你想要查看你的讯息通知、同时又想要参与对话时,你得谨遵这个规矩:在对话中,要有三个人没在看手机,你才能低头滑手机。当大家像打循环赛一样抬头、低头,就得付出一个代价:在针对2009年前三十年的大学生研究中,仅仅以「在故事中,用别人的立场思考」这个标準来评测,便显示大学生的同理心下滑了百分之四十。

人生教会我们,为了培养同理心,你得付出时间。但是,科技提供了一个歌颂效率的世界。一名大四生向我解释,宿舍生活教会她所谓的「七分钟法则」。要搞清楚一个对话的走向,得花上七分钟,因为就是得花这幺多时间,才能对上别人说话步调的频率。听到此话时我心想:「她真是我的女神。」但她接着说,她几乎从来没等到这七分钟过完。只要对话停顿、陷入沉默,她就会失去耐心、拿出手机,还不只这样,她说她无法忍受「无聊的部分」。

无聊的部分。说到这里,我们就得谈谈「犹豫」和「停顿」这个人类对话中的自然节奏。某种程度上,我们说话时会犹豫跟停顿,是因为社交软体提供我们一连串毫不间断的刺激。我们开始认为,这就是人生该有的面貌。但是让我们放慢速度思考:对「无聊」的忍受度是孩童时期最重要的发展之一。神经科学告诉我们,我们在经历「无聊」时,大脑会重新自我补给,让我们为「更稳定的自我」画出路径。当我们无聊时,我们学会怎幺体认自我的内在、发展我们的想像力。

当科技让我们越来越无法忍受无聊,便产生了另一种伤害:无法忍受孤独。在最近一个针对大学生的研究里,研究人员问他们愿不愿意独自坐着十五分钟,没有书,也没有手机,但有一台电击机器放在手边。为了钱,受试学生同意了。当研究人员更进一步问道:「那⋯⋯在这段(无聊的)时间里,你会想要电击自己吗?」学生回答:「才不会!」他们对这个提问感到不可置信。但事实上,在独处了六分钟之后,没有手机和书,只有电击器,不少学生真的开始用微量电力电自己,而不是静静地和脑中的思绪相处。

为什幺孤独的能力那幺重要?孤独之所以重要,是因为那不只能让你发现自我,也对你与他人的关係至关重要。

如果你不能和自己独处,当你面对他人时,你就无法看到他们真实的模样。你会把他人想像为「你需要他们成为的样子」,好扶持你脆弱的自我。孤独是同理心的支柱。如果学不会独处,你就只会知道什幺是寂寞。

我并非反对科技,而是赞成对话。

当我研究「员工只想用电话开会」的公司时,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因为我自己的学生也越来越逃避跟老师面对面的辅导时间(office hours)。我不会认为那是针对我的;研究显示,这是一种全国趋势,我还参加过这个议题的研讨会。

我问我的学生,如果他们不想要辅导时间,那他们想要什幺?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幺:他们想用email问我一个完美的问题,然后他们要我用email回完美的答案。

任何一位曾经灵感迸发的人都知道,不是因为你提出了完美的点子,而是大多数时候,你提出不完美的点子,然后老师、教练或教授跟你说:「下次再过来,我们一起再讨论一次。」、「一起」「再一次」。这就是师生关係的魔法咒语。

提出一个完美的问题和答案,这个概念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转化为一种交易性的接触。这就是科技带来的便利。但是,要投入这种模式,我们大多数人都必须忘记身为老师、学生、父母、朋友的人生经验──因为这些经验都并非跟「完美」有关,而是跟「不完美」有关、跟同理心和在场有关。「一起」、「再一次」。

在我的经验中,大多数人从小就被训练为要以完美的标準来衡量自己。

有个年轻人告诉我,为何他认为只在网路上跟人交流最为安全:「让我告诉你『交谈』有什幺问题。现实中交谈,你根本无法控制你要说的话。」

这个评语连结起那些科技鼓励我们忘却的人生事物──真实对话的重要性、没有经过修正的生活的重要性、完美的「不完美」。

今时今日,我们比过去更加需要跟那些意见不同的人对话。这种沟通需要的技巧无法靠在萤幕面前练习。当我们要跟来自不同文化的人对话时,我们得远离「辩论」,而是朝「对话」、「倾听」、「同理心」靠拢:这些东西无法在萤幕前学会。

我盼望《在一起孤独》可以让你朝这样的梦想前进。有些人梦想为iPhone设计同情心app。我们察觉科技为我们带来许多困扰,而我们想用科技帮忙解决它,设计一个app永远都比跟真人交谈来得容易许多。

但是,我在这里想向各位提倡:我们自己就是同理心app。要修复破损的关係,我们不需要让(过程更加顺畅的)app,而是粗糙、跌跌撞撞的真实对话。对话,才是治疗这个数位世界里破损连结的药方。

►►2017Openbook好书奖,01/21前任选2本8折,得奖好书马上读!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