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H级生活 >「卧底」心理学家:在生离死别的现场,你希望临终前怎样被对待?

「卧底」心理学家:在生离死别的现场,你希望临终前怎样被对待?

作者 时间:2020-06-11 阅读次数:855
一般人面对生离死别,要嘛是自身,不然就是旁观身旁亲朋好友的经验。若你我的职业不是临床的医疗从业人员,就更少有机会面临生离死别。但作为心理学家的陈永仪却有难得的「卧底」经验,让她得以参与、直击许多人的生离死别,整理出一本专属于她的《生命这堂课》。

用「卧底」形容陈永仪的原因是,虽然她自幼对医学感到好奇,读医科需要学习的科目(生物、化学)她却完全学不来。不过她并没有因此放弃,在美国唸心理学研究所时透过在医院担任关怀师,以及之后自己在大学教职之余进修急救训练的专科学位,取得了紧急救护技术员的证照。因为这两个身份,让陈永仪得以「卧底」在各种医疗现场中,比一般人有更多机会站在生死交关的路口,领悟到沟通与倾听的重要性。

或许你会问:「沟通和倾听如此日常,我们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有什幺必要透过生离死别才能体会它的重要性?」不过陈永仪透过她的新书告诉你,要将这两件事情做好还真不容易,尤其是关係与你愈亲近的人,愈难做到。

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但你想好怎幺谢幕了没?

28岁刚结束手术的女病人告诉你她小时候遭性侵而感染爱滋病毒;在肾脏移植名单上等待了三年的病人即将要进行移植手术;妈妈已经使用人工呼吸器过一星期,但她的两个小孩对于要不要撤除呼吸器的意见相左……等,陈永仪在医院担任关怀师的一年半载里要面对大多都是这样极端或极具冲突感的医疗现场。尤其是面临生离死别的关头,她发现即使是美国人也不见得能坦然地面对。

他分享作为关怀师需要负责和入院的病人沟通预立遗嘱(Living Will),用意是在病人罹患严重的疾病或失能,无法为自己发声时,可以依照这份文件来表达他们想要如何被对待。陈永仪分享美国人对预立遗嘱的接受度也没有我们想像地高,有些时候是当事人已经进到医院了,也还没準备好或思考过如果有这幺一天,他希望怎幺样被对待。

「我其实建议大家能够提早去思考,或是早点开始和家人沟通,等到事情真的发生时再来思考就已经来不及了。」她客观地看待台湾在2019年也即将要通过类似美国预立遗嘱的《病人自主权利法案》,认为这样的法案通过是给大家在面对生离死别时多了一个选项,以及开启沟通的机会。「我自己很在意『选项』这件事,不喜欢被逼到没有选择点的角落。这个法案的通过我认为就像是让大家的工具箱里多了一样工具,不是说法案通过后你一定要使用,但至少让要用、想用的人多了一项工具。」

领悟到沟通的重要性来自于沟通的艰难。陈永仪也坦承分享即使她在美国作为医院里的关怀师,面对有些病人也还是很难开口跟对方说思考预立遗嘱的事。

陈永仪说会在中文世界出版《生命这堂课》,就是期待自己的着作能够成为沟通的平台,让较为忌讳谈论死亡的华人也能有讨论如何走完生命最后一哩路的机会。

「卧底」心理学家:在生离死别的现场,你希望临终前怎样被对待?Photo Credit: 陈永仪提供
身着EMT(紧急技术救护员)服装的陈永仪,因为救护员和关怀师身份的关係,让她得以在生死交关的现场领悟沟通和倾听的重要性。
生死交关现场的「无言以对」,让她学着当一块「只会接受投射的空白屏幕」

好好地倾听其他人说话是陈永仪在这些生死交关现场的第二个重要体悟,虽然她一开始多半是讲不出什幺话,反而因为这些「无言以对」的时刻,让她感受到「此时无声胜有声」——光是无声的倾听和陪伴,对当事人可能就是莫大的鼓舞了。

陈永仪透过旁观他人在生死交关时的反应,感受到「很多困难决定的答案往往不须费心搜寻,我们需要的常常只是一些空间,『答案』就自然浮现了」。不过最困难的事情往往也就在:无法腾出空间。陈永仪说:「我们其实很缺乏留给彼此wonder(发想)、酝酿答案的时间,尤其愈亲近的人愈难以做到倾听对方、留给对方空白这件事。」困难的点在于你们的关係愈是紧密,作为旁观者的你就会愈想要伸出手帮忙或者是提供建议,往往无法做到不带任何评价地去听对方在面对生命中难关时的感受。

因为关怀师的角色,陈永仪开始练习在面对病患时当「一块只会接受投射的空白屏幕」——不急着去回应或给对方意见,而是让对方知道她有收到讯息。神奇的是,有病患确实是因为陈永仪的倾听与在场,感受到了陪伴的力量,应证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道理。

我询问如果没有接触过谘商或是没有接受过关怀师训练的一般人,想要练习倾听的话该怎幺入门。陈永仪回应「倾听」乍听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我们在面对亲人或是关係亲近的朋友时,最难办到的就是只听不说。「其实如果真的有心,大家都可以在平时生活中选择一次和他人对话的机会,就挑定那次来当作倾听练习。当你意识到自己想要说些什幺的时候,告诉自己先”hold back”(忍着),接着让对方知道你有接受到他的讯息。多练习几次之后,你才有机会分辨什幺时候是你该回应,而什幺时候你可以担任倾听者。」陈永仪在书里称倾听是一项关心人的艺术。她也虚心承认到现在她也还在练习倾听,尤其是与自己最亲密的家人相处时,对她来说仍是一门功课。

在快到停不下来的生活里,练习将脚步放慢

不论是在书里或是访谈途中,陈永仪都表示自己很幸运能因为这些经历而见证到其他人的生命故事,也提早让她对生死有更多的思考,能够对自己的人生有更多的练习。即使陈永仪已经拥有博士学位并在大学执教多年,她在书里坦承面对生命里的许多事情,她都没有解答。彷彿在死亡面前,人人都是学生。但她说:「还好,我们不用知道答案,也可以关心别人。」

「练习」可以说是另一个在採访她的过程中,经常浮现的关键字。陈永仪一再强调不论是沟通或是倾听,背后的技巧或原理都不难,难的是我们能不能在已经快到停不下来的生活步调里,将速度放慢、聆听面临生死交关的人想要说些什幺,也才有机会因此学到属于你自己的「生命这堂课」。

相关文章 ▶心理学家卧底医疗现场的思索:何时才算做好道别的準备?

以下为本文作者陈永仪专访,欢迎订阅关键评论网《马力欧陪你喝一杯》Podcast书籍介绍

《生命这堂课:心理学家卧底医疗现场的26个思索》,三采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永仪

心理博士带你深入医病现场,为你疗心灵的伤
26个触动人心的真实故事,这些看似与你我日常无关的冲击,让我们在最深的绝望中,看见生命应有的重量。

台湾第一位曾身为「关怀师」和「紧急救护员」的心理学教授——陈永仪,带你在医院、在紧急救护现场,看见那些生命中突至的交会路口,人性、创伤、死亡,毫不留情地扑面而来,令人措手不及。在这里,即使只经历短短时间,也能让人们对生命做深刻反思,短时间内,明了了生命的脆弱,与强韧。

在人们面临噩耗与变故时,她陪伴、支持着摇摇欲坠的心灵,无论是在急诊面临年轻家人突然被杀死的崩溃家属、或是明知该让临终亲人安心走,却放不了手的儿女、抑或欢喜期待新生命、却迎来八月死胎的父母亲,又或是表面看来开朗、却隐藏孩时性侵阴影的女孩……

她在现场,目睹发生的一切,用心理学的角度给予协助,用真实的笔触和故事,告诉我们,真实人生往往比小说还离奇,反思在生命面对撞击的那刻,我们需要的是什幺,该在乎的是什幺……

「卧底」心理学家:在生离死别的现场,你希望临终前怎样被对待?Photo Credit: 三采文化
相关的推荐阅读
最新信息
热门文章
热门问答